玩命企業家 看他建構的繁複帝國

   
2015-04-22

 

一家企業能否變得無法管理?有些人正在對Renault -Nissan提出這樣的問題。它的首席執行官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打造出了一家汽車巨頭。它的結構是如此難解,大概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戈恩本人才能夠管理它。戈恩同時擔任位於日本橫濱(Yokohama)的日產公司(Nissan)以及位於法國布洛涅—比揚古(Boulogne-Billancourt)的雷諾公司(Renault)的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

 

能同時管理兩家世界500強公司的人已經少而又少,更不要說這兩家公司還隔著12小時的航班,並且存在語言障礙。研究過這兩家公司的沃頓商學院(Wharton)教授邁克爾·尤西姆(Michael Useem)說:「在大多數人看來,這樣兩頭當首席執行官是荒謬的。」

 

戈恩一遇到陌生人,就能夠馬上與之溝通,也能夠和任何人撇清關係,私生活基本只限於家庭,願意每年旅行30萬英里(約48.28萬千米),相當於繞地球11圈。問題在於,要是已經年屆60的他退休或不幸出了什麼意外,誰來管理這家他稱之為「雷諾—日產聯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的巨頭?這是一個要求極高、壓力巨大的崗位,戈恩自己都說過,在他離開之後,沒有人會代替他。實際上,他曾經多次向一位關係密切的前同事說:「誰會想幹這份工作?」

 

無論誰願意承擔戈恩的工作,此人一定是喜歡自討苦吃。2014年1月,他在史丹佛學院(Stanford Business School)對一位聽眾解釋說,他整個2014年的排程都已經滿了。他在法國、日本、巴西有房子,已經離婚,四個孩子都已成年。很多為他工作了多年的高管都說,除了看足球,他們想不出他在工作之餘做了什麼。在他手底下工作的高管們都得玩命幹活。

 

戈恩至今仍然每天工作15至16個小時,坐著能從巴黎直飛東京的灣流(Gulfstream)公務機環繞地球,主持全體人員大會,視察工廠,拜訪經銷商,出席高管和董事會會議。他三分之一的時間待在法國,三分之一在日本,另外三分之一往來於聯盟設有工廠的68個國家。戈恩說,他活得像個「和尚」,嚴格遵循著進食、睡覺和鍛煉的排程。

 

最讓戈恩出名的,是他在1999年振興了處於困境中的日產公司。這位出生于巴西的黎巴嫩人會說四種語言—法語、英語、阿拉伯語和葡萄牙語,但不懂日語。在日本,他做到了一件人人都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打破了日產安逸的經連會(keiretsu),拋棄了論資排輩的制度,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就恢復了這家汽車製造商的盈利能力。他行事冷酷,是效率大師。汽車媒體給他起了個綽號「削減成本先生」(le cost cutter)。他的名頭實在太響,一家日本的出版社甚至創作了一部關於他的企業事蹟的7卷漫畫書,銷量超過30萬套。

 

儘管戈恩一直坐飛機輾轉於世界各地,汽車行業卻對越來越多的日產和雷諾的高管離職現象議論紛紛。

 

「這很有意思。」戈恩說。「所有人都在談論高管們要離開雷諾和日產,可是我並不覺得,公司的流動率比我在通用汽車、福特(Ford)和大眾所看到的更高。」不管這樣的流動率是否正常,事實仍然會擺在那裡:無論日產還是雷諾,都沒有明確的人選來代替戈恩。

 

戈恩依靠講道理、有時會採取一些脅迫的方法去說服雷諾和日產的管理層分享設計和配件。只要是能夠互利,分享就能實現。在過去一年,聯盟提高了效率:人力資源、供應鏈、研發和採購等職能部門都在阿姆斯特丹管理。公司宣稱,這種協同效應在2013年幫助聯盟削減了36億美元成本。

 

戈恩賭定,電動汽車、自動駕駛車輛和緊盯成本將讓雷諾—日產聯盟走向光明的未來。考慮到他從前出色的業績紀錄和嘗試新技術的意願,他頗有可能把聯盟帶入世界三大汽車製造商之列。不過,即便他做了這一點,他還將面對一個問題:當他下臺之後,誰來管理這家極度複雜的組織。如果戈恩在未來幾年不能設法讓管理這家聯盟變得更加簡單,或是克隆他自己,公司就完全有可能經歷一場長久而昂貴的重組。任何首席執行官都不想留下這樣的遺產。

 

 

【101創業大小事/整理報導】

 

-------------------------------------------------------

 

文章內容若有侵權疑慮,請來信告知。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

部分圖片、觀點,來源於網際網路及其他網路平台,主要目的在於分享訊息,讓更多人獲得需要的資訊,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權請告知,我們會在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手機版 Copyright © 101多媒體科技事業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