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反壟斷第一案,3Q大戰,

   
2014-10-18

中國互聯網反壟斷第一案,3Q大戰, | 文章內置圖片

圖/取自網路

 

“3Q大戰”的演進過程,以及最高法的終審,是一次對互聯網偽競爭的判決。這提醒我們,尊重市場自發秩序,形成鼓勵合理競爭的制度規範,是最好的仲裁。

 

最高法16日對奇虎公司訴騰訊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糾紛案作出終審判決,認定騰訊不構成壟斷侵權,宣佈駁回奇虎公司上訴,維持原判。歷時四年多,被業界稱為“中國互聯網反壟斷第一案”的3Q大戰至此落下帷幕。

 

3Q大戰的起因,並非出於對互聯網公義的伸張,而更多是兩家公司爭奪市場份額之舉。市場地位的不同,經營風格的迥異,精明兇悍的行銷策略,共同為這場大戰提供了彈藥,而由霸道、意氣、炫耀擬定的戰鬥方案,最終讓兩家公司面對面肉搏。儘管這場戰鬥是互聯網市場充分競爭的外在表現,但一度強令廣大用戶選邊站隊的做法,充分暴露出其偽競爭的真實一面。這種當時互聯網市場的常態做法,既映射著互聯網市場成長過程中的草莽氣息,也讓3Q大戰不再僅是涉及兩家企業的恩怨之爭,而具有了更廣泛、更深層的含義:互聯網企業的遊戲規則是什麼,是否有權干預用戶的自由選擇權等等,對整個行業形成了拷問。這一拷問實則關係到互聯網市場的前景。

 

好在,3Q大戰過程中產生了“鯰魚效應”。360開放了軟體平臺,推出了免費殺毒的商業模式,提高生存幾率不再是其主要訴求,而成為殺毒軟體市場的領先者。騰訊終結了“模仿加捆綁”的經營策略,轉向通過創新、投資、收購和兼併的方式,鞏固市場地位。

 

今天回過頭來看,3Q大戰從挾持用戶針鋒相對轉為重視用戶體驗,其過程值得況味。除了說明兩家企業具有自我糾偏意識和能力外,還說明以下幾點:首先,競爭具有良性作用,它促使企業更多地反思自身問題。3Q大戰因其直接性,加快了戰鬥雙方的轉型進程。其次,市場具有自淨作用。雙方從早期的偽競爭狀態中轉向真正競爭狀態,自主決策起了重要作用。第三,管理部門如何干預極其重要。在其他類似競爭中,不缺乏管理部門進行干預的事例,但許多管理方的干預起了反效果,反而鼓勵了企業過度依賴政府,而失去了自我糾偏和創新的動力。在3Q大戰中也曾一度出現管理方干預,但其作用是制止偽競爭,這是在恰當時間進行的恰當干預,因此反而有利於激發企業創新。

 

 

最高法對3Q大戰的終審判決,也是一種干預,是司法層面的干預。儘管相對3Q大戰的時長晚了一些,但既給了企業自行調整的時間,同時也補充了3Q大戰帶來的制度空白,為互聯網領域的“市場支配問題”劃下了一道清晰界線。判決表明,互聯網領域也有反壟斷,要反的不是充分競爭形成的壟斷,而是限制競爭形成的壟斷。就此而言,“3Q大戰”的演進過程,以及最高法的終審,是一次對互聯網偽競爭的判決。

 

商戰史上,不乏因為火拼而兩敗俱傷的先例,3Q大戰所產生的正向激勵效應並非必然發生。這提醒我們,尊重市場自發秩序,形成鼓勵合理競爭的制度規範,是最好的仲裁。這一點不僅對互聯網領域有效

 

 

【101創業大小事/整理報導】

 

 

客服信箱:service@101media.com.tw

手機版 Copyright © 101多媒體科技事業群 All Rights Reserved.